股票正规配资网

超华科技“蹊跷”应收账款揭秘

发布日期:2023-12-05 12:32    点击次数:166

行情图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每经记者 陈鹏丽 王晶    每经编辑 张海妮    

  一份2023年半年报问询函的回函,让超华科技(维权)(SZ002288,股价4.64元,市值43.23亿元)大额应收账款、预付账款的具体细节“曝光”。

  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部今年9月曾对超华科技下发2023年半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详细披露其预付款及应收款前五大对象、内容及金额等。10月10日,超华科技对外详细回复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超华科技的应收账款进行抽丝剥茧、多方调查,发现尚存蹊跷。比如,超华科技预付款方之一的深圳市天越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越工程)与超华科技实控人之一、董事长梁健锋及其家族有交集。截至今年6月末,超华科技对天越工程的2395万元“其他应收款”账期已超一年,该笔款项的性质为预付铜线采购款。这笔预付款项是否构成资金占用或关联方资金拆借存在疑问。

  这不是深交所第一次关注超华科技的应收账款问题。此前,深交所对超华科技下发的2021年、2022年年报问询函中均问询到超华科技的应收账款问题。2022年,超华科技的年度报告因审计机构无法判断公司2.78亿元应收账款的商业实质及其合理性等,被出具非标审计报告。这也是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利安达)连续第二年给超华科技年度财报出具非标报告。根据超华科技10月底的公告,公司最近计划换掉多年“老搭档”利安达,聘任新的审计机构。

  天越工程与实控人家族有交集

  超华科技日前披露的2023年半年报问询函回函中,一家名为“深圳市天越工程有限公司”的公司引起记者的注意。

  截至2023年6月底,超华科技的“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为7720万元,较期初余额增长29.08%,均来源于“其他”项目的增长。深交所要求超华科技详细披露“其他”项目款项的内容,说明形成其他应收款的原因、对方名称等。

  超华科技则在回函中透露,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与天越工程之间的往来款期末余额为2395.42万元,占公司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为31.03%,往来款形成原因是铜线采购预付款。

  记者查询获悉,天越工程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本500万元。天越工程的股东为自然人郭晓娟、宋绍营,其中郭晓娟持有天越工程80%股权,宋绍营持有余下的20%股权,企业法定代表人为杨瑞丽。

  天越工程的经营范围是监控网络工程、音响广播门禁系统工程、水电工程的设计与施工(以上须取得建设行政主管部门颁发的资质证书方可经营);国内贸易、经营进出口业务。2020年8月,天越工程将经营范围扩大至“有色金属制品销售”。

  巧合的地方在于,天越工程2020年及2022年自主提交的企业工商年报里填写的企业联系电话,与深圳锋森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锋森资产)2018年及2019年企业工商年报填报的号码一致,均为0755-8276****;同时,天越工程的工商注册地址为深圳市福田区沙头街道天安社区深南大道6023号耀华创建大厦611A,又与梁健锋旗下锋森资产、深圳昶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昶轩科技)的注册地址(耀华创建大厦612)邻近。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先后两次前往天越工程的注册地所在处(耀华创建大厦611A)探查。记者现场看到门牌号为611和612的房间互相打通,实际是同一间办公室,该办公室中显示的企业名称为中科联储。

  记者从耀华创建大厦的物业人士处确认,大厦611室在物业登记的企业名字是锋森资产,登记的还是梁健锋的名字。而612室在物业处登记的企业名称为深圳市宏燕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燕传媒)。记者注意到,宏燕传媒的工商注册地址确实在耀华创建大厦612室,该企业法定代表人为巫燕婷。

  而据超华科技公告,宏燕传媒是上市公司的其他关联方,是超华科技副董事长、总裁梁宏(梁健锋之子)近亲属控制或担任董事的企业。工商资料显示,宏燕传媒由巫燕婷、王秋梅各持股50%,王秋梅是梁健锋的配偶。超华科技历史公告也显示,巫燕婷多次为超华科技的贷款提供担保。

  由此可见,深圳耀华创建大厦611、612室是梁健锋夫妇及其近亲属所控制企业的所在处。

  在超华科技的公告中,锋森资产、昶轩科技均被列为超华科技的其他关联方,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梁健锋控制或担任董事的企业。其中,注册在创建大厦612室的昶轩科技成立于2018年1月,注册资本1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王秋梅,梁健锋持有昶轩科技80%股份,王秋梅持有20%股份。2021年,超华科技曾筹划向关联方昶轩科技定向发行不超过1亿股股票,募集不超过7.22亿元,募集资金全部用于公司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2021年12月30日,公司宣布终止该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超华科技2021年12月的公告显示,成立近4年的昶轩科技尚未开展实际运营。

  不仅如此,2018年11月,超华科技对外投资设立控股子公司深圳华睿聚信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深圳华睿信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睿信公司),华睿信公司成立之初的注册地址也在耀华创建大厦611。2019年12月,公司注册地址变更到深圳市福田区天安创新科技广场一期B座812B-1。华睿信公司目前的法定代表人为梁健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获悉,超华科技的“其他关联方”企业中还有3家曾经或现注册地址在耀华创建大厦611-612室,分别为:华阳嘉应(深圳)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该企业是超华科技董事、副总裁梁伟(梁健锋侄子)直接或间接控制或担任董事的企业;深圳市牛乎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牛乎餐饮),2020年11月之前,其注册地址是创建大厦611;广东宏量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量控股)现注册地址在创建大厦612。据超华科技2022年年报,梁宏分别担任牛乎餐饮的监事、宏量控股的总经理和执行董事。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超华科技2023年半年度财务报告中所列的近30家“其他关联方”企业中,至少有7家目前注册地址或曾经的注册地址在611-612室。

  预付2395万是否构成关联方资金占用?

  除了注册地址上的交集之外,启信宝显示,天越工程的法定代表人为杨瑞丽,同名的“杨瑞丽”在深圳市领进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领进商贸)担任法定代表人。领进商贸的唯一股东也叫“郭晓娟”,与天越工程实控人郭晓娟同名,“郭晓娟”“宋绍营”“杨瑞丽”分别在领进商贸担任执行董事、监事、总经理。在人员上,同名的杨瑞丽、郭晓娟、宋绍营都出现在领进商贸、天越工程中,而领进商贸的工商登记电话与梁健锋所控制的锋森资产相同。

  锋森资产成立于2013年9月,成立之时,梁健锋出资400万元,持股80%,郭晓娟出资100万元,持股20%。启信宝显示,2016年8月31日,锋森资产发生多项工商变更,郭晓娟退出锋森资产股东名单,由梁健锋持股100%。值得注意的还有,杨瑞丽曾在锋森资产担任高管。也是从2016年8月31日起,杨瑞丽才不担任锋森资产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执行董事,取而代之的是梁健锋担任锋森资产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暂时还无法确认上述同名的人是否为同一个人。

  据超华科技2021年年报问询函回复,天越工程是其2021年度第七大供应商,超华科技当年累计向其采购了2870.33万元。截至今年6月末,超华科技向其预付了铜线采购款2395.42万元。

  那么,超华科技供应商的注册地址为什么会与梁氏家族所控制的多家企业相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11月9日就此联系上超华科技董秘办求证,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负责人出差在外。记者随后将采访提纲发至超华科技公开邮箱,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企业对相关问题的详细回应。

  依前文所述,记者在创建大厦611A并未见到天越工程的身影。根据天越工程提交的2020年至2022年工商年报,企业的通信地址为创建大厦503。记者也两度前往大厦503室,同样未能如愿找到天越工程的踪迹。

  据超华科技日前透露,天越工程因铜价波动原因未能按约定时间交货,2395.42万元预付款的账期超过一年。那么,该笔2395.42万元预付款是否构成资金占用的情形?记者就此问题向超华科技发去采访邮件,截至发稿,也未见企业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超华科技在给深交所的半年报问询函回复中先是称,截至今年6月底,天越工程与超华科技的往来款余额为2395.42万元,是预付款。按照这个预付金额,天越工程理应可以进入截至2023年6月末超华科技前五名预付对象名单。不过,记者却发现,超华科技在回函中所列的前五大预付款方并没有“天越工程”。

  同时,超华科技称,截至6月底,公司“其他应收款”前五名金额为3358.5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比例43.5%,公司与这五名欠款单位不存在关联关系,不构成对外财务资助或关联方资金占用。但蹊跷的是,公司这前五名“其他应收款”欠款单位里同样没有“天越工程”。而按照2395.42万元的往来款期末余额,天越工程理应是截至报告期末(2023年6月底)公司“其他应收款”最大欠款方。

现在送您60元福利红包,直接提现不套路~~~快来参与活动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何松琳



相关资讯

股票入门知识

TOP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股票正规配资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